弱勢社的慢性腎病

對於患上腎病和獲得腎病治療的機會上,我們並不平等。在較高和較低收入國家中,有一些社群因為他們的種族、社會經濟地位和/或他們所居住的地方,讓他們比其他社群有更大的風險性患上腎病。這樣對大眾健康有莫大的影響,因為腎衰竭有嚴重的影響和腎臟替代治療有十分高昂的治療成本。

非洲人、美洲印第安人、西班牙裔、亞裔和澳洲土著向來在糖尿病和高血壓上都有較高的發病率,這是疾病都是慢性腎臟病(CKD)的主要致病因素。因此,這些群體發展為嚴重腎病和最終腎衰竭的風險性都比較高。

在美國,例如:

  • 西班牙裔美國人比起其他美國人患上腎衰竭的機會高1.5倍。
  • 非裔美國人比起白人,雖然初期腎病的發病率相近,但他們患上末期腎衰竭的機會卻高了四倍。高血壓在非裔美國人當中十分普遍(33%),而且是他們患上末期腎衰竭的主要原因。
  • 美洲原居民有1.8倍機會患上腎衰竭。糖尿病是美國印度裔患上腎衰竭的主要原因。

在澳洲 :

  • 土著比起非土著的人,患上腎病的機會高10倍。
  • 澳洲的土著比起非土著的澳洲人,因為慢性腎病死亡的機會幾乎是4倍。

在加拿大 :

  • 加拿大土著人患上末期腎病的機會比一般人群高2.5-4倍。

社會經濟和文化因素也會造成腎病過重的負擔。語言障礙、教育和識字水平、低收入、失業、缺乏足夠的醫療保險,以及某些特定文化對健康的觀念和做法,都增加患腎病的風險,和限制接受預防和治療的機會。

  • 在英國(謝菲爾德)進行的一項研究報告指出,無論是哪一個種族,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群,患上慢性腎病的風險更大。

  • 腎臟治療的機會在資源貧乏的國家是有限的。全球接受腎臟替代治療RRT的病患者中,有約80生活在歐洲、日本和北美。相反地,印度末期腎病(ESRD)的患者小於10%可以接受到腎臟替代治療RRT,而多達70%的患者因為不能負擔高昂的醫療開支,在起始透析的首三個月內死亡或停止治療

  • 對於大部分低中收入的國家,由於缺乏基礎設施,移植是罕見的;存活率更因為不能負擔免疫抑制藥物、營養不良和傳染病(尤其是肺結核)而受到影響。

慢性腎病與可能相關的環境因素

除了傳統的慢性腎病致病因素(如糖尿病和高血壓)和遺傳性傾向,可以引起某一個種族增加患上慢性腎病的機會,也有其他獨立性的,並且在一些病例上,不是太了解的慢性腎病致病原因

這些因素包括環境條件,接觸重金屬和其他毒素或污染物,飲食習慣和使用非傳統的藥物傳統藥物草藥)。

因為這些因素而導致慢性腎病CKD的例子包括:

1.中美洲腎病[SD4]

中美洲腎病(MesoAmerican Nephropathy MeN)是一種令人擔憂的流行病,並且是一種病因不明性慢性腎臟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 of unknown origin CKDu);它常見於中美洲地區太平洋沿岸低地,並通常影響在甘蔗種植園工作的年輕男子。

2.斯里蘭卡病因不明性慢性腎臟病[SD5]是斯里蘭卡北中央省的一個主要衛生保健問題。它和其他常見的致病因素(如糖尿病高血壓)並不相關,它主要發現在低收入的男性農業工人和種水稻的農民。重金屬中毒、遺傳性傾向和反覆脫水都可能是產生疾病的原因之一,但哪一個是主要的因素仍有爭議。

3.兜鈴酸腎病(AAN[SD6]

兜鈴酸腎病(AAN)是一種漸進性的腎間質纖維化現象,並常與泌尿道泌尿上皮癌有關。它最初被稱為中國中草藥腎病,​​因為它是由包含在中國中草藥的馬兜鈴酸所導致的。馬兜鈴酸腎病(AAN),首先在比利時以“中國中草藥腎病”的名稱發佈,它的特點是漸進纖維化間質性腎炎,因而導致腎功能衰竭和嚴重貧血。

但這裏也有正面的訊息!採取措施,以健康的生活方式顯然有助於減少腎病的風險,及早發現和治療可以減緩或預防腎功能衰竭的發展,並減低正不斷增加的腎病相關性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

想知道更多的話可參閱: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518794/#sthash.m1F53Deh.dpuf

聯絡我們

世界腎臟日
國際腎臟病學會 – 全球運營中心
Rue des Fabriques 1b
1000 Brussels, Belgium(比利時布魯塞爾)
電話號碼 +32 2 808 04 20
info@worldkidneyday.org

網站翻譯由
香港腎科學會和香港腎臟基金
共同協助

加入我們的電郵名冊

為保持接收世界腎臟日的最新消息,請登記接收我們的電子郵件。我們每年只會發送約六至八個電郵,並承諾不與其他人分享您的個人資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