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肾病

什么是慢性肾病?

慢性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 CKD是指肾功能在数月或数年间逐渐丧失。您的肾脏有大约一百万个微小的过滤器,称为肾元。如果肾元受损,它们会停止工作。短时间内,健康的肾元可以负担因其他肾元受损而产生的额外工作。但是,如果损坏的情况持续,越来越多的肾元会停止运作。到达一定程度后,剩下来的肾元便再不能过滤您的血液,以致不能维持健康的身体。

当肾功能下降到某一点时,它被称为肾衰竭。肾衰竭会影响您的整个身体,可以让你感觉非常不适。未经治疗的肾衰竭可危及生命。

 

您应该紧记:

  • 早期的慢性肾病是没有任何症状的。
  • 慢性肾病通常不会自然消失。
  • 肾病是可以治疗的; 您越早发现,便越有机会接受有效的治疗。
  • 抽血加上尿液化验可以用来检测有否患上肾病。
  • 严重肾病可以恶化为肾衰竭。

肾病是常见,有害并且是可以治疗的

常见: 

百份之八至十的成年人有某程度的肾损伤; 每年都有数百万人死于和肾病相关的并发症。.

有害:

  • 如果肾病不能及早诊断,第一项会产生的祸害便是肾功能不断衰退,最终导致肾衰竭(或称末期肾衰竭)。患上肾衰竭的人须要依靠透析或肾脏移植来维持生命。
  • 慢性肾病所带来的第二项祸害,便是增加因肾病所引起的心血管疾病(如心脏病和中风)。表面看似健康的人如果患上了肾病,纵使未发展成肾衰竭,它因心血管毛病而过早死亡的机会率也会增加。肾病是可以治疗的: 如果慢性肾病被及早发现和接受适当的治疗,可以阻慢甚至停止肾功能的衰退,从而减少因肾病所引的心血管并发症。

肾病是可以治疗的: 如果慢性肾病被及早发现和接受适当的治疗,可以阻慢甚至停止肾功能的衰退,从而减少因肾病所引的心血管并发症

如何量度肾功能?

肾功能的主要指標为血液中肌酸酐(或简称肌酐) 的水平; 肌酐是肌肉产生的代谢物,并经由肾脏排出体外。如果肾功能转差,肌酐会积聚在血液中,抽血化验便会发现肌酐水平上升。反映肾功能最佳的指针是肾小球过滤率(GFR),它量度肾脏每分钟过滤多少血液,让医生去评估肾功能是否正常,以及肾功能受损的程度。在日常的诊症当中,医生可以透过量度血液中肌酐的水平,加入病人的性别、年龄和种族等因素,用一个数学方程去推算”估计肾小球过滤率”。

 

慢性肾病的不同阶段

肾病的发展通常是缓慢而且无声的, 它发展的速度是以年计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由第一期发展到第五期。第五期也称为末期肾衰竭(ESRD)。
GFR: Glomerular Filtration Rate – 肾小球过滤率
CGA: Cause 成因, GFR 肾小球过滤率 and Albuminuria 蛋白尿 之分类

资料來源:KDIGO 2012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the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慢性肾病的成因

高血压和糖尿病都是肾病最常见的成因。肾衰竭有超过四份之一是由高血压引起的。糖尿病则是约三份之一的肾衰竭的成因,并且是已发展国家的人患肾衰竭最常见的成因。

其它成因包括发炎(肾小球炎)和感染(肾盂炎)。有些慢性肾病是因为遗传(例如多囊肾)或泌尿系统长期受阻塞(例如前列腺发大或肾结石)而引起。

一些药物,特别是长期服用止痛药,可以引起慢性肾病。有时候,肾病的成因未必可以确定。

治疗慢性肾病

慢性肾病不能完全被根治,但治疗可以阻慢或停止肾病的恶化,并且预防并发症。

慢性肾病最主要的治疗为提倡和实施正确的饮食习惯以及药物治疗;如果已达到末期肾衰竭,便要靠洗肾或换肾来维持生命。当肾病还是早期的时候,正确的饮食习惯和药物治疗可以幚助身体维持平衡。如果已发展成肾衰竭,身体所产生的废物和多余的水份便会积聚,这时候便需要靠透析治疗去排走这些废物和多余的水份;透析可以透过机器(洗血)或用腹腔(洗肚)。在合适病人身上,肾脏移植加上药物和健康的饮食甚至可以回复肾脏正常的运作。由于透析和肾脏移植会代替正常肾脏的运作,所以合称肾脏替代治疗。

肾脏移植

肾脏移植会把一个健康的肾脏放入接受者的身上,以替代患病肾脏的功能。

肾脏移植被公认为严重肾病的最佳治疗方法,因为接受换肾病人的生活质素和存活率都比接受透析者为佳;但是,愿意死后捐出肾脏的家庭并不多,许多适合换肾的病人都需要按换肾轮候册上的先后次序等待,中间的时间以洗肾维持身体的运作。

肾脏可以来自近亲,没有血缘的在生者或过身后的人;一个正常的肾脏便足以生存;一般来说,在生的人捐出的器官比过身者捐出来的器官可以运作得更好和更持久。整体而言,换肾的成功率十分高。使用过身者的肾脏作肾脏移植,首年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的成功率。这代表换肾后一年,每一百个移植的肾脏中,有八十五至九十个都可以正常运作。活体移植的成功率更可达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成功换肾在长远而言,对所有年纪的病人都有正面的影响。二零一二年世界肾脏日正正传递了器官捐赠和肾脏移植对末期肾衰竭病人的重要性。

Overall, transplant success rates are very good. Transplants from deceased donors have an 85 to 90% success rate for the first

透析

健康的肾脏可以洁净血液和除去多余的水份,它也会制造对身体健康的物质。透析可以在肾功能衰失后,取代洁净血液的功能。

透析可以分为血液透析(洗血)和腹膜透析(洗肚)。

洗血时,洗血机会泵出血液并过滤废物和多余的水份。病人会透过以外科手术建立的人工血管(瘘管或人工动静物通道)或一种放在静脉中的胶制洗血喉管,和洗血机连接在一起,这样病人的血液便可以抽出身体之外,通过洗肾机净化,然后输回身体之中。洗血可以在家中或洗肾中心里面进行。如果在洗肾中心洗血,通常要每星期两至三次,每次三至五个小时。如果在家中进行洗血,则为每星期三至七次,每次三至十小时(通常在睡觉时进行)。

腹膜透析是另一种洗肾的方法,它同样地可以排出废物和多余的水份。它的运作原理和洗血相约,不过血液净化的过程不在机器中而在病人的腹腔内进行,洁净的洗肚水会放入腹腔内,让血液中的毒素留入洗肚水中,然后把洗肚水放出体外。腹膜透析通常在家居进行。有些病人更可以在出外活动时都可以进行腹膜透析(持续性非卧床式腹膜透析)。

如果想加深对这些治疗的认识,请参考 http://www.uptodate.com/contents/dialysis-or-kidney-transplantation-which-is-right-for-me-beyond-the-basics

慢性肾衰竭的发病率

About 1 in 10 people have some degree of CKD. It can develop at any age and various conditions can lead to CKD.

每十个人当中便有一个人有若干程度的慢性肾病;它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组别,而且有许多情况都可以引发出慢性肾病。

肾病可以影响所有年纪和种族的人。非洲裔、拉丁裔美国人、美国印第安人和南亚裔人(包括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或巴基斯坦)有较高的机会患上慢性肾病。在这些社区当中,糖尿病和高血压的发病率比较高,这些都是造成慢性肾病发病率比较高的成因之一。

慢性肾病可以在任何年龄发生,但在上年纪的人和女性身上较为常见。虽然七十五岁或以上的人约有半数都有某程度的慢性肾病,但他们并不是本身的肾脏有问题,只是肾脏随年纪增长而正常地退化。简单的抽血和尿液化验可以测试有否患上慢性肾病,而且既简单又低成本的治疗便可以减慢肾病的发展,减低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性,并且改善生活质素。

慢性肾病的治疗成本

肾病的病发率正在不断上升中,用于治疗肾病的成本也对于全世界的医疗系统产生沉重的负担。纵使在高人均收入的国家,随着要洗肾的病人日渐增长,洗肾所带来的高昂医疗成本已经构成沉重的经济问题。在中低收入的国家,长期洗肾更加是不能负担的治疗。要达成减低慢性肾病和末期肾衰竭所带来的人力和经济代价,预防是最大希望所在:

  • 慢性肾病不能被根治,病人在病发后需要长期护养。
  • 如果慢性肾病不能及早发现,会慢慢发展成肾衰竭,须要接受肾脏替代治疗(洗肾或肾脏移植)这些昂贵并且对医疗预算构成沉重压力的治疗。
  • 慢性肾病会触发如心血管疾病(心脏病和中风)等医疗问题,导致过早死亡或残疾,并把照顾病人的医疗成本倍增。

在已发展国家,未期肾衰竭对于病人、其家人和纳税人来说,都是增加负担的主要因素之一。

例如:

  • 根据由英国国民医疗保健服务系统(NHS)发表的最新报告,治疗肾病的成本高于乳癌、肺癌、大肠癌和皮肤癌一并计算的医疗成本。
  • 在澳洲,治疗由现在至2020年内所有新旧末期肾衰竭的成本估计为一百二十亿元美元。在澳洲,视乎不同的洗肾方法,每名病人每年洗肾的成本约为五万至八万澳元。
  • 在美国,治疗慢性肾病的每年开支超过四百八十亿元;在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中,使用末期肾衰竭治疗计划的人只占不足一个百分比,但已使用了6.7%的整体开支。
  • 中国在未来十年,因长期性的心血管疾病和肾病所产生的死亡和残疾,会带来约五千五百八十亿美金的经济损失。
  • 在乌拉圭,每年洗肾的成本接近二千三百万美元,占国家资源基金(乌拉圭政府成立的基金,旨在管理高成本的医学治疗)用于特殊性治疗的30%开支。

在中等收入国家,虽然可以使用肾脏替代治疗这种维持生命治疗的机会正不断增加,但其开支仍然是大部份人所不能负担的。

在发展中国家,有超过六亿人不能负担肾脏替代治疗,造成每年超过一亿人因未能治疗肾衰竭而死亡;事实上,在接受肾脏替代治疗的病人当中,有超过八成都生活在已发展国家,因为发展中国家根本不能负担其开支。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国家,须要肾脏替代治疗的病人,只有不足百分之十可以接受肾脏替代治疗。在许多非洲的国家,肾脏替代治疗更为遥不可及,代表大部份肾病病人只能等待死亡。肾脏替代治疗也用于治疗急性肾捐伤;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用肾脏替代治疗维持生命,肾功能通常会慢慢恢复。在发展中国家,每年都有不少小孩因为肠胃炎和妇女因怀孕而产生的并发症而患上急性肾衰竭,不幸地,他们因为缺乏肾脏替代治疗而死亡,这些死亡个案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其他地区医治肾病成本的例子(英文):

http://www.academia.edu/3633811/Chronic_kidney_disease_global_dimension_and_perspectives

 

长者的慢性肾病

每十个人当中便有一个人有若干程度的慢性肾病;它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组别,而且有许多情况都可以引发出慢性肾病。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它会更为常见。四十岁以后,肾脏过滤能力会每年下降百分之一。除了肾脏自然的衰退,许多会破坏肾脏的疾病,例如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脏病,在长者身上也较为常见。

在六十五至七十四岁的年龄组别,约有五份一的男性和四份一的女性患上慢性肾病;在七十五岁或以上的年龄组别,更有约一半长者患上慢性肾病。患上肾病对长者有深远的影响,因为慢性肾病会增加心脏病和中风的机会,而且有部份人更会恶化至肾衰竭,须要接受透析式肾脏移植。不论是哪一个年纪,简单的治疗便可以减慢肾病的恶化,避免并发症和改善生活质素。

资料来源(英文)

联络我们

世界肾脏日
国际肾脏病学会 – 全球运营中心
Rue des Fabriques 1b
1000 Brussels, Belgium  (比利时布鲁塞尔)
电话 +32 2 808 04 20
info@worldkidneyday.org

网站翻译由
香港肾科学会和香港肾脏基金
共同协助

加入我们的电邮名册

为保持接收世界肾脏日的最新消息,请登记接收我们的电子邮件。我们每年只会发送约六至八个电邮,并承诺不与其他人分享您的个人资料。谢谢!